茶的功能与作用
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茶的文化 > 正文
茶的文化

小暑|明月照我,莲心如许

作者: 来源: 日期:2015-7-8 19:09:24 人气:190 评论:0 标签:茶事 茶生活

  云散梅出,将入夏伏。温风忽至,蟋蟀居宇。合欢木槿,乱蝉高树。开轩闲卧,摇扇消暑。门外青苍,白云生处。山暗闻雷,竹暄觉雨。幽窗棋罢,茶烟如缕。清泉朱李,熟水紫苏。西瓜冰镇,豆粥熬煮。天色将暮,倩谁唤取?屋后蛙鸣,灯前人语。明月照我,莲心如许。

  

茶的文化


  关于小暑,我能告诉你的全部,只有一片荷塘。好像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,而我的一生,仍牵系在这片荷塘边上,年复一年。一入梦就是盛夏,水面清圆,风荷轻举,一醒来就是深冬,二三舟子,收拾枯荷。

  乌桕树依旧在水边欹斜着,有种不言不语的忍耐,我见过它经霜后的模样,深红浅绯绛紫赭彤,万般滋味都点缀枝头,可在这个时节,它并不美,树冠葳蕤如心事万重,呈现出来的也只有寡淡的绿,从树下经过,还忍不住要绕开那落了一地如绿毛虫般的花序。

  

茶的文化


  只有清晨和傍晚可堪出门了。白天,风里都夹带着逼人的热浪。可是清晨露水消散的太快,再等一等吧。黄昏时候,夜鹭会自重重远山而来,红蜻仍立在荷尖,而那只在荷阴下鼓腮发了一晌呆的青蛙,它会在夜里鼓噪。夏天的夜最美了,星河如带都系在我的窗扉,要点一盏灯,挂在门前,等一个人回来,将它摘下。银耳汤已熬得稠烂如胶,几粒枸杞,跃动着剔透的红。倒一杯茶吧,茶席边供上茉莉与珠兰。茉莉圆圆的花苞结的太圆满,轻轻触碰,就会从蒂上掉落。拾取,嗅一嗅,香气像橱柜里的月光,隔夜陈,却仍是幽微可怜,皎洁里泛了点黄。

  灶上煮着的水快要开了,噗噗声,跟蛙鸣、促织都和在了一处。夜在这些声息里更静了,像熟睡时的鼻息,平稳的让人动作间都悄悄把手脚放轻,还要做些什么呢?将你的衣角再熨一遍,将衣扣一一解开再扣好,平平整整的掖起袖与领。

  很多个夜里,我也只是想,将脑海里那些重复了一遍又一遍,又好像从未发生过的画面,说给你听,直到你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,我可以数着你的轻鼾,让身体和夜色一般舒展开来,连翻身都小心。而在一个夜里,我好像已过完了一生。

  

茶的文化


  河里的莲花开了,我看到有人涉水去采。兰泽多芳草,六月的河水也能将人手脚浸的冰凉,她的衣裳在水中散开,像莲花。别去,那是我未出口的呼唤。河上水雾弥漫,她在花前,我看到她伸出又收回的手,我看到她低下头来,容颜如莲花开落。

  听说,有一年,荷塘里的所有莲花都开成了并蒂,在那之前,有一对情人双双投河殉情。有人为此相问,问那莲根,有丝多少,莲心知为谁苦?我终归还是更偏爱单朵的莲花,却也想问问它,是如何开出了不蔓不枝,亭亭净植的模样,不去清算深埋河底的无尽缠丝,却年复一年的,结着同样微苦的心事。

  天气一日胜过一日的溽热,仿佛有一个不可见的透明罩子倒扣下来,暑气如蒸,都贴着它循环往复,生命也不过是一场周而复始。有时,我祈求雨,酣畅淋漓的雨,冲刷过所有经年的疲惫隐忍,让天地间的清气都滚滚而来,我要痛痛快快的,做一粒溃不成军的微尘。

  可是,飘风不终朝,骤雨不终日。从没有什么强烈的悲喜,能拯救困乏的生活,我也不能打一个响指,就从酷暑走到清秋。消暑的方式,古往今来,千千万万,一一细数过去,都还是日复一日诚诚恳恳的平常,在不得已里养出了一点闲趣,又从那点闲趣里,种出了一丝清凉。

  平常,这个词,曾令我心存眷恋的惧怯着,它于我像一桩温存的冒险,并不知道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过后,能否养出一份来日里从容不迫的温润。可是,所有的可能性都值得珍惜,在那其中,希望与怀疑,长着一双孪生兄弟般的脸。将过分的期待与恐惧都轻轻搁下吧,温风过后,凉风会来,荷花谢了,荷花会开,哪怕有一日我的这片荷塘也不见,这世上仍会有荷花年复一年。我全部的努力,最终完成了普通的生活。

  要跋涉过多远的水面?我两手空空,去摘一朵莲花,一步一步,砍去一身的枝枝蔓蔓,让自己一点点变得宽敞,好像终于与往日的我重叠,却不再需要去辨认一朵昨日开过的莲花。这一刻,所有的莲花都是故交,与我相视而立,盈盈而笑。那些过往的问题,终于不需再问。将莲蓬摘下,剥开吧,我知道,那莲子微苦处,还有清澈如水的甘甜。

  

559cd43cdd936.jpg


  明天,我要去放舟,散开我的头发。

  梦泽千顷,轻舟一叶。我要往脸上盖一片荷叶,把舟楫也放开,任水波将我推往任何一个地方。然后一睁开眼,就看到日光照彻莲花,连瓣上纹路都清晰透明。我伸出手去,想触碰它又无可触碰,我不是躺在扁舟上的我,我是躺在荷叶上的一瓣莲花,被日光照彻,通透皎洁。

  愿我来世,得菩提时,身如琉璃,内外明澈,净无瑕秽。

  

559cd45769b20.jpg


  你会在太阳都落下山后,乘着月色而来吗?满船清梦压星河。行经的一段风替我掩饰了一阵隐秘的颤抖,我还羞恼于那一串过分喧嚣的水珠,高高低低的在荷叶间欢悦地流泻、滚落。

  你要将我摘下么?我暗怀期待,又怕被碰疼,忍不住闭上眼。莲心彻底红,莲心知为谁苦,虽苦尤清呐。


    本文网址:http://www.n-tea.com/culture/212.html
    茶的文化
    最新资讯
    联系站长

    扫一扫站长的微信

    扫一扫站长的微信

    QQ:84153530

    随机推荐